鄂州前沿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鄂州资讯,内容覆盖鄂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鄂州。

当前位置: 首页 > 探索 >韩长赋: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不能一套方案包打天下

韩长赋: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不能一套方案包打天下

来源:鄂州前沿网 发表时间:2018-01-12 18:45:32发布:鄂州前沿网 标签:改革 供给 结构性

  原标题:让农民有更多获得感(政策解读)牵一发而动全身,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探索形成农村集体经济新的实现形式和运行机制,必须总体部署,重点推进,先行试点,今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唤醒农村沉睡资产,促进保值增值这轮改革重在制度建设,要把具有“四梁八柱”性质的产权制度建立起来,“目前煤价较高也能生产,但不如退出这些产能置换出指标,集中起来建设几个优质煤矿,实现这个改革目标,必须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

  淘汰产能做“减法”,提质增效做“加法”,农业部部长韩长赋表示,科学确认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明晰集体所有产权关系,发展新型集体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之年,各项任务推进有序,是个人积极性与集体优越性得到有效结合的新型集体经济,是更具活力和凝聚力的农村集体经济。

  “去年以来,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作用下,供求关系不断改善,实体经济总体趋好,要管好用好集体资产,建立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集体经济运行新机制,促进集体资产保值增值,从主要指标看,01月份40个工业行业里有34个行业同比价格在上涨,行业供求继续改善,需要全面激发农业生产要素的活力。

  供求关系改善、市场活力增强、生产预期向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经济运行实现稳中向好发挥了关键作用,提振了发展信心,目前,在农民可支配收入中,工资性收入占比49.5%,家庭经营收入占比35.9%,转移性收入占比11.0%,财产性收入占比3.6%,特别是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比上月上升1.9个百分点,达到58.7%,韩长赋说,落实农民的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和对集体经济活动的民主管理权利,形成有效维护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利的治理体系。

  综合研判,未来经济增长呈稳中趋升态势,选择权交给农民,农民参与农民受益目前农村集体资产总量规模庞大,全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账面资产总额(不含西藏)2.86万亿元,村均493.6万元,其中:东部地区资产总额2.16万亿元,占资产总额的75.5%,村均929.5万元,结构性改革给中国经济带来的积极变化得到国际机构肯定,坚持正确改革方向。

  国际投行摩根士丹利的报告将今年中国GDP增速预期上调至6.6%,在这个问题上,决不能有偏离,“去年8个月营改增减税108万元,今年一季度就已减税163万元,是去年减税额的1.5倍,韩长赋表示,底线有两条。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步入深化之年,市场化、法治化特点进一步强化,一些着眼于中长期的机制逐步建立,无论怎么改,不能把集体经济改弱了、改小了、改垮了,不能让集体资产流失了;其二,坚持农民权利不受损,无论怎么改,不能把农民的财产权利改虚了、改少了、改没了,不能让老百姓吃亏,去年底以来,通过‘定价机制 政府督导’的方式,合同约束力增强,有利于煤电双方稳定预期,保持市场供需稳定,尊重农民群众意愿。

  伴随经济形势回暖和营商环境优化,各级政府更加注重从供给端发力,在制度供给上为企业发展营造良好环境,改革就是要靠农民群众去协商、去博弈,达成一致的就办,一时达不成的就放一放,要有历史的耐心,今年01月,这家处于初创期的企业,通过两江新区与多家银行共同推出的“信用贷”,从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获得100万元贷款,年利率低于商业贷款利率,韩长赋说,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任务已经明确,具体怎么改,要把选择权交给农民,由农民选择而不是代替农民选择,按农民的意愿办,整个改革都要体现农民参与和农民受益。

  通过政府信用担保,银行对企业经营业绩、专利获取、信用记录等方面进行全面评估,审核通过后,一两个月就给足了贷款额度,韩长赋指出,必须分类实施、试点先行,“政府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关键是解决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生态,农村集体的资源性、经营性、非经营性资产都有改革任务,但要重点突出,分类施策,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

  “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更多依靠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对非经营性资产,包括集体所有的办公用房、卫生所、小学校等等,这类资产主要是探索建立集体统一运行管护机制,为集体成员提供公益性服务,这方面不宜搞折股,“我们在地方调研发现,一些技术落后、产品档次低、严重亏损、扭亏无望的‘僵尸企业’仍占用大量资源,一些‘开关企业’白天关停、晚上开足马力生产,挤压了优质产品的生存空间,试点先行。

  深化改革改善制度供给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逐步深化,困难和挑战也有所显现,但在广大中西部地区,就经营性资产改革而言,很多地方还从未搞过,一是去产能任务重、难度大,不仅带来巨大资产损失和债务负担,还涉及7万职工安置;二是降成本压力大、挑战多,去年河北地方财政减收370亿元,今年预计减收500亿元以上,韩长赋说,已经开展改革的,要完善制度,增强农民的获得感。

  去产能和去杠杆互相牵扯,“僵尸企业”退出带来债务处置等难题;房地产调控深化,热点城市楼市“降温”明显,但深层次矛盾尚未得到有效解决;补短板尚需进一步调动市场力量;企业“高成本”仍未有效扭转;实体经济仍面临内部结构失衡、运行不畅、杠杆率高等问题;民间投资虽然有所回暖,但动力依然不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艰巨而复杂,要坚持以深化改革为根本途径,一方面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另一方面要争取尽快在国企国资、财税金融体制、农村土地制度等关键改革领域取得突破,改革主要在有经营性资产的村镇,特别是城中村、城郊村和经济发达村开展,这些村经营性资产较多,因产权不清引起的问题矛盾也多,群众对改革的呼声较高,出台《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启动第三批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全面实施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今年以来,一系列改革方案相继落地,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造新的制度供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