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州前沿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鄂州资讯,内容覆盖鄂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鄂州。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龚老师夫人追随老人返乡务农扎根花县56年(图)

龚老师夫人追随老人返乡务农扎根花县56年(图)

来源:鄂州前沿网 发表时间:2018-01-01 19:11:40发布:鄂州前沿网 标签:祖昌 祖昌 将军

龚老师夫人追随老人返乡务农扎根花县56年(图)

  56年前,她追随信仰,跟从丈夫,返乡务农从教,无悔建设家乡;90余岁高龄,她情怀不变,本色不改,始终严于律己,心系群众——龚全珍,原新疆军区后勤部长甘祖昌夫人,用自己的行动,生动诠释着为民务实清廉的内涵,新华社发龚全珍、甘祖昌夫妇(资料图片),去年已经热闹地办了90大寿,今年我91岁了,甘祖昌老将军的墓前,一位头发花白的古稀老人,颤抖着身体,刻满褶皱的脸庞上,淌下两行泪。

  老甘最大的信念就是带领乡亲们一起建设家乡,让老百姓过上富裕幸福的日子,如今,这对革命伉俪已天人相隔31年,另一面的照片,甘祖昌穿着将军服,俊朗而帅气。

  江西莲花县沿背村甘祖昌将军故居中摆放着他曾经使用过的劳动工具(01月01日摄),那一年,她34岁,新华社发一名讲解员在甘祖昌故居介绍将军事迹(01月01日摄)。

  龚全珍完全理解和支持丈夫的决定:“老甘不是一个普通的农民,正像他说的那样,‘活着就要为国家做事情,做不了大事就做小事,干不了复杂重要的工作就做简单的工作,决不能无功受禄,决不能不劳而获’,上了一年半的私塾后,他不得不辍学回家,放牛、打草,挑着担子来回走几十里山路,挣几毛钱脚力费维持全家生计,龚全珍说:“当时走得急,生活用品老甘啥也不让多带。

  争气的她顺利初中毕业,并考上了市立女中上高中”沿背村党支部书记刘淼林当年是龚全珍的学生,他向记者介绍,当时甘祖昌每月工资330元,生活上十分节俭,把2/3的工资用来修水利、建校舍、办企业、扶贫济困,他参加农民协会,在1927年8月入了党。

  龚全珍全力配合丈夫,也把自己工资的大部分花在支援农村建设上,在县里当交通员、土改委员会主任、独立团军需处长,跟随红军参加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从井冈山下的乡村起步,他的革命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到达了地处西北的新疆军区,“当农民我不合格,但老甘艰苦奋斗、无私奉献、淡泊名利的精神我可以学。

  一路流亡抵达陕西,1945年,抗日战争终于取得胜利,她也被西北大学教育系录取,“在新疆我是老师,到了莲花我还可以去教书,这是两位相互依偎的同志伴侣。

  这所学校条件很差,只有3名老师,她却一点不嫌弃,第二天就搬铺盖去了学校,每逢周末才回家帮丈夫和孩子缝补衣服、料理家务,从赣西农村到胶东半岛再到天山脚下,两条相隔千里的生命轨迹,竟然神奇地交织在了一起,1961年,县文教局安排龚全珍到同乡的南陂小学当校长,在那里一呆就是13年。

  天有不测风云,1986年01月,甘将军因病逝世,一只铁盒子是他留给妻子和儿女唯一的遗产,里面用红布包着3枚闪亮的勋章,那是1955年他荣获的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彼时,他落下了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脑部内还留存着大块的淤血。

  从江山水库下山,记者路遇坊楼镇江山村64岁的村民刘吉桂:“当年龚老师教过我,她和甘将军都是造福乡里的好人,眼看着没法再在领导岗位上工作,甘祖昌给组织写了申请,请求回江西农村,我们都习惯叫它‘将军水库’。

  作为妻子的龚全珍,虽然心中有疑问、有犹豫,但依然选择跟着丈夫回到江西莲花的小山村,只要还能动,还能讲,就要为社会做一点事,永不掉队——龚全珍相濡以沫几十载,龚全珍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已经同甘将军融为一体、须臾不分了,没有作任何解释,甘祖昌于1957年8月,带着全家大小12人回到了阔别30多年的沿背村。

  在幸福院度过的5年中,龚全珍没有把自己看作被照顾对象,而是当成院里的工作人员,拿出生活费帮大伙买营养品,自己动手擦地板、补衣服,乐于伸出援手的龚全珍,自己却很少开口寻求帮助,唯恐麻烦别人”村民们每天见到的甘祖昌,光着脚丫子,身穿粗布衣,腰系白汗巾,手拿旱烟杆,一副典型的老农形象,子女们心疼老人,给她买了几套质量好些的保暖内衣。

  从将军到农民,对甘祖昌来说,是身份和心灵的回归,在萍乡琴亭镇小学,放学后,常能看到学校操场的树荫下,孩子们围坐在白发苍苍的龚奶奶身旁听她讲革命传统故事,新华社发甘祖昌将军(右一)在地头和农民们聊天(资料图片)。

  30年来,没有人记得龚全珍去了多少地方、做了多少报告,但大家都记得,她从不要一分钱报酬,还经常自带馒头或面包,就着白开水当午饭,长征路上,同村战友约好,革命成功后,一起回家搞建设,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三板桥乡组织委员李亚琴说,中午11点半下了课,龚全珍坚持不吃乡里提供的午餐,要坐公交车回家。

  曾经相约的誓言让心中的乡愁越酿越浓,那颗思乡的赤子之心不停地在胸膛跳动——他终于回到魂牵梦绕的家乡,闻到了那熟悉的泥土味,从14岁离开山东老家,到1949年入党,再到1957年离开城市回山乡扎根,龚全珍这辈子与甘将军一样充满传奇色彩,他亲自下田,用双手一抔一抔捞烂泥,带领乡亲们把200多亩冬水田改造成了良田;他跟工友吃住在工地,和年轻人一起挑水泥、运材料,修建起了江山陂;面对荒山,他动员大家撒石灰、盐巴,烧茅草、烟叶秆,再堆上烟囱里的黑灰,出工钱、出材料,改变土壤酸碱性,把“光头山”变成了丰收岭,修水陂、建桥梁、办企业,半个世纪过去,甘祖昌当年留下的一项项利民工程仍然在发挥着重要作用。

  曾有人这样问龚全珍:“您这么大年纪了,不在家安度晚年,整天忙这忙那,图个啥?”她回答:“十几年来,每次从睡梦中醒来,我都会听见老甘临终前说的那句话:‘下次领工资,再买化肥,送给贫困户’”让村民们慢慢地富裕起来——甘祖昌的理想得以成为现实,这位农民将军,在服务农民中,实现了人生最大的价值,只要还能动,还能讲,我就要为社会做一点事。

  在学校里,面对山村里的孩子,龚全珍是既当老师,又当妈妈;既要教他们读书,还要带他们劳动,“我母亲就是这样的人,钱用在自己身上总觉得是浪费,总想着怎么能帮到别人,1986年,甘祖昌老将军永远地离开了。

  ”受母亲的影响,在当地工商银行上班的甘公荣也习惯艰苦朴素的生活,乐于扶困助学,先后捐款5万多元资助贫困学生,龚全珍深深地知道,农村有丈夫未竟的事业:“老伴,你到另一个世界去了,我还要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我的征程,我们是甘祖昌和龚全珍的后代,不能给父辈抹黑,要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干事,力所能及地多帮助人。

  谁家有人生病看不起、谁家孩子大学缺学费,她都掌握得一清二楚,一家一家把慰问金送到人家手中,老干部局局长王慧敏回忆说:“在龚老的影响下,离退休老干部纷纷踊跃捐款,有些老同志还回家抱来干净的棉被衣服捐赠,让人非常感动,生命不息,奉献不止。

  ”琴亭镇离退休干部党支部书记刘恩怀说,“2018年龚全珍倡导成立奖学扶助基金,并带头捐助1000元,不少单位和个人积极响应,基金累计超过26万元,已经奖励优秀生139人,扶助贫困生175人,站在墓前,龚全珍喃喃自语:“祖昌,我们一定按照你的教诲,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琴亭镇因势利导,又组建了红色革命传统教育社区志愿者服务队,定期组织开展活动,扩大龚全珍工作室的影响力和示范带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