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州前沿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鄂州资讯,内容覆盖鄂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鄂州。

当前位置: 首页 > 宠物 >现金贷进入阵痛期:深圳多家平台已不放款

现金贷进入阵痛期:深圳多家平台已不放款

来源:鄂州前沿网 发表时间:2018-01-10 09:10:51发布:鄂州前沿网 标签:现金 平台 放贷

  悬而未决的监管重锤即将落下,决定现金贷行业命运的一刻终究还是来了”深圳某现金贷平台创始人谢思在见到证券时报记者时吐槽到,这张印有「特急」字样的整治函来自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即目前互联网最高级别的监管单位,01月10日晚间,“现金贷”监管落地,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划出了行业的三大门槛:综合利率36%以下、牌照经营和场景依托。

  《通知》明确显示,因为部分机构开展的「现金贷」业务存在较大隐患,勒令各级小额贷款监管部分暂停网络小贷牌照的发放”谢思向记者透露,这是专门针对现金贷砸下的一记重锤。

  谁敢放?”停止放贷,对于这些现金贷平台而言,就意味着畸高的逾期坏账率,这一利空消息迅速传递到了资本市场,而现金贷平台之所以能够一直持续运转,除了高昂的年化利率,还有就是靠“借新还旧”的风险覆盖模式,这都是环环相扣的,所以一旦停止放贷,一个直接的体现就是现金贷平台坏账率飙升。

  同时,拍拍贷、信而富、融360、和信贷都有不同程度下跌,如果说高利率是现金贷的A面,那么多头借债者债务缠身、借新还旧的真实生活便是现金贷潜伏于水下的B面,可见,自趣店上市以来引发的全社会对现金贷的关注和争议,是加速这一进程的最直接原因。

  据深圳某现金贷平台业务推广人员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通过大数据人群分析,目前现金贷活跃用户大概在8000万左右,现金贷的刚性需求是非常大的,从获客成本这点也能证明,目前现金贷平台获客成本平均在50~100元之间,而P2P平台获客成本基本都在200元以上,银监会亲自出手,疯狂即将终结在此之前,我们一般认定现金贷为短周期的、无消费场景的短期借款;而现金贷平台又往往被归类到「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由各地金融办/局按照中央的监管思路来管理具体的业务运作,他举例说,“在平台上借1000元,7天后还1035元,借14天还1070元,看似年化利率很高,但借款用户只是多付出了几十块钱,这对他们来讲是可以接受的。

  PingWest品玩了解到,这份文件的核心内容大概有:其一,明确地将36%作为年化利率的红线,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借款期限在6个月及以下、借款金额小于等于1万元的短期现金贷,在2018年01月单月成交金额仅为7.89亿元,而针对现金贷的监管,则将直接划定一条红线,相关公司再也不能以服务费、没有相关规定为由推脱逾越。

  超九成现金贷平台将被取缔回过头来看《通知》内容,其中明确了现金贷需要持牌经营,规定“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这对那些消费金融相关的公司和产品影响不大,最直接的影响对象是那些纯粹在线上发放现金贷款的平台,比如现金贷业务占到80%以上的趣店,有分析人士指出,银行不会直接从事现金贷业务,因此未来大概率只有消费金融公司和互联网小贷公司可以开展现金贷业务。

  一旦监管将36%划定为死线,那么几乎目前所有运营现金贷业务的公司都会受到影响,对某些公司而言这种影响将会是致命的,对于现金贷存量业务,《通知》要求,严格规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停发放无特定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的网络小额贷款,逐步压缩存量业务,限期完成整改,一些纯粹的现金贷公司——掌众和2345贷款王等,月放贷额可达百亿元,其疯狂程度可想而知。

  这一次的调整力度非常大,目前已经停掉了现金贷业务,首先还是要合规,不然接下来就没办法备案,就在这一切都进入疯狂的时候,监管来了,民投金服CEO陈明表示,现金贷“高收益覆盖高风险”的模式将改变,新规后,一定会有一大批平台因为成本问题将难以持续。

  今年01月,监会发布《中国银监会关于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这是现金贷第一次被银监会「点名」,01月10日,掌众金融率先宣布,旗下全线小额现金借款产品综合息费均降至年化36%以下,产品借款周期从原有的21天延长至50天、60天等,此外趣店也宣布其在端口的现金贷产品年利率不超过24%,玖富集团旗下的小贷产品叮当APP也宣布将短期现金贷业务的综合年化借款成本下调至36%以下,这份长名单几乎将市面上所有的现金贷产品一网打尽,涵盖了行业内的大小公司,甚至连(,)下属的中银消费贷这样的国家队都没能幸免。

  但长期来看,则有利于倒逼现金贷加强风控管理能力、合规经营、持牌经营,未来以场景为依托的消费信贷类产品将更具竞争优势,现在看来,这是个严肃但不严厉的开始:没有实质性措施落地,各家公司与监管部门往来频繁,仍有斡旋空间